如果猫王还活着今天就81岁了

2022年10月4日 0 Comments

如果埃尔维斯·普里斯利(Elvis Presley)还活着,那么今天(1月8日)他就81岁了。在他离开的39年里,摇滚的旋律变了,甚至远渡重洋传到中国变成了汪峰。

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在舞台上唱歌。 视觉中国资料图

如果埃尔维斯普里斯利(Elvis Presley)还活着,那么今天(1月8日)他就81岁了。在他离开的39年里,摇滚的旋律变了,甚至远渡重洋传到中国变成了汪峰。

关于音乐人的寿命,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Dianna Theadora Kenn教授曾经做过一个调查,统计分析出来摇滚、朋克、金属、饶舌等类型的音乐家相对爵士、布鲁斯等类型音乐家“短寿”,摇滚乐手的平均寿命不到50岁。可是比猫王还长一岁莱昂纳德科恩至今仍会开唱呢。

时间是随机分配,所幸人心也是,猫王在他霸占麦克风的二十多年留下了霸占人心的无数金曲。

虽然论歌喉猫王在当年都不算最好的,但他是在上世纪60、70年代是最引领风潮的,真正的摇滚文化“先师”。2015年,滚石做了一个听众问卷,选出他们最爱的10首猫王的歌,今天我们跟随着这些歌重回属于猫王的那个年代。

1953年高中毕业不久的埃尔维斯拽着开车赚的钱走进一家叫Sun Record不太正规的录音室,预备为母亲录首歌。为此他在录音室里尝试了各种唱法,作为一个白人甚至像黑人一样唱歌,没料到这点成功吸引了路过的老板Sam Phillips的注意。老板一句“别停”,造就了14天后埃尔维斯的第一张正式专辑,猫王由此诞生。

猫王的唱腔沿袭黑人灵歌,因此旋律为激励人心而带有种刻意的欢快,歌词也简单,有点像我国的民间小调。

这时候“初生”的猫王似乎无需太多成长的过程,只需目光落在他身上,一瞬间他就成了明星。这首Mystery Train就收录在猫王的第一张专辑里,然而因为种种原因这张专辑直到1976年才真正发行,这时候的猫王已陷入严重的药物问题以及财务危机,一年后录制了生命中的最后一首单曲Way Down,叫一个大势已去的明星目睹自己上升的轨迹也是命运的冷眼。

有趣的是当年猫王录制的第一首单曲唱片,在去年的今天以3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出去了,这首歌叫My happiness。18岁的埃尔维斯为这首歌付出了4美元,收获了一生的荣光。

那个时代的情歌有一个特色就是歌词苦不堪言,旋律却异常轻快恨不得飞起来。在这首歌里猫王用厚重的嗓音,炫技似地制造“略带”伤感的气氛,不可否认那是他的时代,这首歌不仅冲到Billboard前16,还在几周内狂销了一万张。

这一年猫王做了件略牛x的事就是与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在白宫会面,还买了一把柯尔特45式手枪作为礼物献给尼克松,更请求总统让他成为一名“反毒品战争”的特工,仅仅因为Beatles做了。Beatles的保罗麦考特尼听说这件事后表示这太搞笑了,“我们自己就是吸毒的人啊。”

这首歌沉痛而激扬,唱诵的并非个人情绪,而是百年前的美国内战。这沉痛的伤疤是美国人的民族情绪,绵延而深刻,几乎是首灵歌。

这一年,猫王与第一任妻子Priscilla离婚,据说是因为他对生育过的女人缺乏欲望,频频高调出轨。

这一年,7月10日晚上麦迪逊广场公园的猫王演唱会是载入史册的。当晚的live秀被灌成唱片后卖爆了一百万张,这是猫王的高光时刻,也是摇滚史上的高光时刻,从此以后的摇滚歌手追求的都是他受用过的光芒。

许多美国人是通过在电台里听到这首歌认识猫王的,这也是他首支全美热曲,专辑成为他的首张白金专辑。签了RCA之后,猫王树立了鲜明的个人风格:帅。

从那个时期的音乐里可以听到早期R&B的感觉。那时候的猫王性感而猖狂,唱歌的时候胯部动得跟电动马达似的,就这样他一坐在摇滚教父的位子上,二十多年后即便他起身让位也无人上前。

那一年猫王贡献了太多金曲,以至于今天大多数人概念里的猫王仅仅是那个时期的猫王。

这可能是猫王传唱度最高的一首歌,旋律舒缓悠扬,温柔情深像深夜归家的旅人。我们不用亲历就能看见,那时候的姑娘们会被这样的柔情壮汉迷成什么痴傻模样。

同年猫王参演了他的首部电影《雷诺兄弟》(the Reno Brothers Gang),他只是个配角,但电影上映前名字换了,变成了《温柔地爱我》(Love Me Tender),是的,因为他是猫王。

这首歌是猫王主演的电影《蓝色夏威夷》的主题曲,曲调悠长节奏舒缓朗朗上口,歌词更是戳破人心,经典得毫无疑问,以至于往后的无数影视作品里男女主角情到深处时经常会响起这首歌。

有趣的是,这首歌是猫王每次演唱会收场用的,歌迷们听到猫王开始唱Love Me Tender,就知道偶像开始赶人了。

这一年猫王演了两部电影,后来人们提到这两部电影的时候往往赞不绝口的是“音乐真不错”(Love Me Tender 与Surrender)。一年两部戏对猫王来说并不算高产的,要知道他一生中可是演过33部电影的,与其灌录的唱片数相当,所以我们也可以说猫王“是个演员”。

“你的加入会让我更兴奋,快进监狱来跟我一起摇滚”,他狂野的唱腔让破音变成一种性感,有力到撕裂,最招15-65岁的小姑娘喜欢了。

这时候的猫王把摇滚玩成了力比多的游戏,几乎每一首歌都节奏强劲得像打桩机捶地,啪、啪、啪。于是摇滚就开始受到质疑了,一个音乐前辈撰文称:“摇滚粗鲁、丑陋、暴力,闻上去像我诅咒它。”对此猫王的回应是:“我尊重他,他有权力这么说,虽然我觉得他不该这么说,因为这是一个趋势,他之前做的事跟这性质一样。”

整个1960年代猫王就跟中了降头一样,浪费了太多时间在B级电影以及短命的专辑以及电视节目录制上,尤其同期的Beatles以及David Bowie的成功让他显得更像个笑话。然而这首书写美国底层人民的疾苦的现实主义歌曲却意外带回了猫王的运气以及市场,就跟一个将要放弃市场的前畅销作家写了本自传体小说莫名获了诺贝尔奖一样。

这不夸张,因为当年猫王唯一的孩子Lisa Marie出生了,这对猫王来说简直是天使落地。不仅对猫王是,对迈克杰克逊、尼古拉斯凯奇来说也是,为什么呢?因为她是他们的前妻。

在马丁路德金遇刺后两个月,猫王走进录音棚录下这首摇滚与福音结合的歌,旋律激昂振奋人心,既是政治也是他自己经历7年市场冷感的内心抗争,他的演唱不似以前的持重而是发泄甚至咆哮似的,当唱到“是不是我能梦想一个更温暖的太阳,每个人都有希望;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太阳不会出现?!”时,他的声音充满愤怒,感谢命运带猫王沦落,不然他不懂拥有可贵;感谢命运捎猫王回来,否则他不明失去亦只是过程。

这首情歌不仅充满激情还拥有快慢变化的节奏,就跟恋人的心似的,也跟猫王这时期的婚姻状态一样,结婚了两年多,未来的两年多预备离婚。

这时候的猫王重回舞台后不久,暗嗓过的人特别珍惜歌喉,他是遇刺后的君王,事业的压力让他开始使用各种药物,这一习惯直到他死。人生就是这样,不是被药吃死的,就是药吃到死的。

1977年8月16日,猫王在家中猝死,带走了42岁既不新鲜也不性感的肥硕身体,留下了多情易变的歌迷与情人,在下一场婚姻、下一个孩子、下一个最爱的巧克力花生酱烤三明治入嘴前,变心逃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